« | »
anniversary | 2009-06-23

2009.6,上海,ninety & ellenliu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蹭到的那4桌饭是ninety的毕业报告还是别的什么名目。最后的宾客是我用防狼喷雾熏出来的。几个人摇晃着往校门走着,说起去年他们领证时那张极赞的黑白照,然后说刚才在饭店应该拍一下的以后每年一张,然后说其实我包里就有相机。

最近又开始有痴迷于叙事的倾向:从在马桶上重读《Different Seasons》开始、前几天在天津拍的照片、落水狗……那种用故事本身去吸引人的方式让我着迷。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这种入迷的变化,仿佛突然又能从老人与海的文字中读到力。渐渐地在照片的挑选上也刻意地向那个方向发展,尽管我在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这样。

这一点我在开始这个blog的时候就预料到:同样档次的照片发的多了,自然会厌烦会急切地寻求某种提升去超越这些。而叙事感,显然是各种提升方向中最容易的一种。这样想很危险,因为再垃圾的照片配上故事似乎也会变得可以拿得出手,因为在叙事的旗子下我原来不屑的那种人类学正面照似乎也可以被解释得合理起来,因为以我的体验要发这种用经历用故事做卖点的照片实在太容易了,乃至这会使我这个blog全无意义。

个么还是要动心忍性。1416的牛人们就不谈了,nulee小朋友也开始继Banny之后搞什么毕业影展,我告诉enduring LR presets的存在,他扭身就可以去唬mm,这东西实在没什么门槛,我到底要用它说什么?

另一点在担忧的是我那个主blog上已经很久没有yy文字了,至少第一屏已经没有了。如果连这种介于摄影和叙事之间但越来越趋向日记的文章我也要写在这里的话,那么那边就完全没什么可写的了,所以说不准过会儿我就把这篇挪过去。

    This post has 4 comments

  1. 2009-06-24 00:38 - #

    [...] 既然把这篇从纯摄影的blog搬过来就要多加几笔。譬如聚会上看到cycling版那群醉心于沪郊骑行的人们,然后忘了是别人夸的还是自我感觉的,我虽然老了但在外表/举止/心态上仍是非常年轻的;譬如在heroqr没有风扇的博士单间汗糊糊辗转反侧中回想自己当年也这样租博士间的样子;譬如揣着卡尔维诺却又一次在上海的匆匆穿行中找不到可拍的东西;譬如这次可能真的是未来几年内最后一次到上海了,拨了几个电话,却突然觉得没什么要去见到的,就索性一晚都不多住地去了车站,然后D302动车逃票到北京,清晨在站台上待了一个小时,觉得这个白天没什么活动能够排解掉这种情绪,就又扭身上了火车。。。 [...]

  2. mandy
    2009-06-24 05:09 - #

    Conclusion: you just think too much!
    Life is the unbearable meaninglessness of being. So just enjoy and explore and live in the moment.

    Reply

  3. 2009-06-24 10:25 - #

    嘿嘿,赞一年一张

    Reply

  4. ninety
    2009-06-25 13:12 - #

    oh yeah,我被叙事了也

    Reply

Post a comment